您现在的位置:品味吧 Feel-bar>> 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>>正文内容

独腿男子王瑞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

 

——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一辆车,没链条,缺条腿过日子。48岁的残疾男子王瑞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,从彭家庄村到小金庄,四处留下他一步一挪的足迹。王瑞勤怕捡来的废品弄坏衣服,总是赤裸着上身,这不禁让人想起武汉板车哥……

 

 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王瑞勤一个月卖废品的收入约在160元至200元之间,再加上其母亲每月从居委会领的100元养老补助,他们家的月收入不足300元。作为失地农民,彭家庄村几年前拆迁时的占地补偿款今年1月才开始补发。

 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王瑞勤的母亲前几年得过脑血栓,后来就不会走路了,说话也不清楚。据了解,王瑞勤和母亲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卖废品,他的母亲一个月仅能从村中领100元养老补助。
 

 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81岁老母亲啃着腐烂的苹果。

 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王瑞勤说,他现在住的是母亲的房子,自己日后兴许还能分到一套6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但目前最缺乏的还是稳定的生活来源,每次交水电费时都让他倍感头疼。

 

独腿男子勤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-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_平凡人不平凡

 

 

一辆车,没链条一个人,缺条腿过日子,靠拾荒老母亲,不离弃
 
王瑞勤怕捡来的废品弄坏衣服,总是赤裸着上身,从废品收购站出来才将衣服穿上。
 
他,
 
48岁,孝子王瑞勤
 
她,
 
81岁,脑血栓老母
 
一辆破三轮,有脚蹬没链条
 
    48岁独腿男子靠捡垃圾奉养81岁老母亲,从彭家庄村到小金庄,四处留下他一步一挪的足迹。他的动人事迹曾经感动许多人,六年前,他曾被某机构评为“山东当代十大孝子”。然而今天,他和母亲的生活依然十分窘迫。5月22日,记者走进济南段店镇彭家庄村,采访了王瑞勤的生活点滴。
 
【市民反映】
 
一步一挪,独腿男骑三轮带母亲捡垃圾
 
    22日上午10:00多,市民周先生致电本报,称小金庄小学北200米处,一位只有一条腿的男子用三轮车拉着自己的老母亲沿途捡拾垃圾,这一幕令很多过路群众为之动容。
 
    约半小时后,记者在周先生的指引下,找到了正在废品收购站卖废品的独腿男子和他的母亲。老太太坐在三轮车斗里的一堆破棉被和塑料袋中间,用掉光牙的嘴咂着半个苹果,儿子在车前面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外挪动。
 
    “刚才他车上满是各种垃圾,水泥袋子、矿泉水瓶子多得把老太太遮盖住了,只露着头在外面,”周先生怀抱小孩说道,“看着他一条腿蹬三轮车,真让人心酸,左后轮的车胎没气了,我还想过去帮他给车胎打气,结果发现车胎已经爆了。”
 
    正当记者采访时,一位过路的老妇见此情景,心生怜悯,当即给坐在车斗里的老太太塞了两张10元钱。起初,坐在车斗里的老太太一再推让,但过路的老妇执意让她收下:“拿着这钱去买点喜欢吃的东西吧,钱不多,收下吧。”
 
 
【现场打探】
 
6年前获评孝子,6年后生活依然困顿
 
    记者采访获悉,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甚至可能遭人厌弃的独腿男子曾是新闻人物。此人名叫王瑞勤,段店镇彭家庄村人,今年48岁,母亲81岁高龄,目前母子两人相依为命。
 
    2006年1月,王瑞勤获评“中信银行杯——— 山东当代十大孝子”之一。“当时,中信银行给我发了孝子碑,槐荫区人民政府的领导给了我2000元奖金,还有部门给我免费做了个假肢。”提起这些,王瑞勤的话语中透出一股淡淡的自豪。
 
    然而,六年过去,母子俩的生活依然困顿。
 
    据他讲,彭家庄村几年前拆迁时的占地补偿款今年1月才开始补发,“现在发了4个月,我和我妈每个月领1000元,到工人医院那边的浦发银行去领”。
 
    据了解,他和母亲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卖废品。“现在废品不好收了,在路上很难捡到好卖的东西,一个月才赚一两百块钱”。小金庄废品回收站的老板也称,王瑞勤几乎每周来一次,每次卖40多元钱。“收来的东西杂七杂八,还有旧鞋子什么的,有的物品我们都不好出手,但看他可怜,他收的废品我们几乎都要。”“村里规定,年满50岁的,每月给60元(补助),我还差两年才能领。”王瑞勤说,而他的母亲一个月仅能从村中领100元养老补助。
 
    因为收入实在微薄,王瑞勤也曾在旧村改造时向居委会申请过低保金,但得到的答复是:“要了安置房就不能再申请低保。”
 
 
【家庭探访】
 
一室一厅堆满废品,显像管电视是唯一电器
 
    22日中午12:30,记者跟随王瑞勤母子来到兴福佳苑他们的家。
 
    在这套一室一厅的家里,堆满了王瑞勤从小区附近收来的废品。在这个没有一丝装修痕迹的家里,唯一像样的东西就是一台价值几百元的显像管彩电。
 
    在进门前,王瑞勤先从家里推出一辆轮椅车,瘦弱的他将仅剩一半的残腿支住轮椅的车轮,使了半天劲儿才将母亲从车斗里搬到轮椅上,然后锁住三轮车,将母亲推进房间。随后,他又将母亲搬到床上休息。完成这些动作,他显得很吃力。“我母亲前几年得过脑血栓,后来就不会走路了,说话也不清楚。”王瑞勤也吐字不清、断断续续地说着。
 
    王瑞勤接着给记者展示了几样宝贝。他从床下橱柜里取出一条假肢、一件干净的黄色T恤、一条长裤和一双运动鞋,边穿戴边告诉记者,这条假肢他一直舍不得用,邻居送的黄色T恤衫也舍不得穿。
 
 
【街坊说法】
 
他家曾经人丁兴旺,生活磨难没让他丢失希望
 
    “他父亲在世时,家里还挺兴旺的。”在王瑞勤所在的楼门口,记者遇到了楼上邻居彭大爷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是看着王瑞勤长大的,“他的爷爷和父亲是好几十年前从临清跟着国民党旧部来济南的,那时他家人挺多,他爷爷和父亲在这边做点小生意,卖过油条,做得还不错,可谁知后来就过成这样了”。“20多年前,人家给他介绍了对象,结果刚结婚没多久两人吵架很厉害,他跑到火车轨道上,自己的腿被压断了。他截肢出院后,对象就跟他离了婚。”彭大爷望着王瑞勤,说话时连声叹息。
 
    另据了解,他的哥哥死于非命,弟弟因与妻子吵架喝农药自杀,父亲因痛失爱子久病不治撒手人寰。“在我们这个小区里,没有比他家更穷更惨的了,家里遭遇这么多不幸还能活得这么坚强,对生病的母亲还这么照顾,真是不容易。”提起他,附近一些熟悉他的人啧啧称赞道。
 
他的三轮车没有链条,只能这样一步一步地蹬着载母亲回家。
 
 
【心中不解】
 
王瑞勤质疑村居“安置房和吃低保二选一政策”:
 
“拆迁后要房子,就不能领低保?”
 
    如果按照一个月卖4次废品,每次收入40元计算,王瑞勤一个月卖废品的收入约在160元至200元之间。再加上其母亲每月从居委会领的100元养老补助,他们家的月收入应该不足300元。收入这么低,为何不申请低保?王瑞勤说,他也曾在旧村改造时向居委会申请过,但得到的答复是:“要么领安置房,要么办低保,只能从中选一种。”
 
“俺不明白,当时拆迁安置时每家每户分房子都有份,为啥俺想领低保就得不要安置房呢?”王瑞勤对此颇为疑惑不解。
 
22日下午,记者致电济南市民政局救灾救济处。据工作人员于女士介绍,低保按家庭来申请,计算低保补贴额有城市和农村户口之分。城市户口的居民,申请低保的基本条件是“每人月收入低于450元”;农村户口的居民,申请低保的基本条件为“每人年收入低于2300元”。
 
“低保金是‘吃补差’的,用城市和农村户口的低保金额标准减去现有收入,就是应该补贴的差额。”于女士说,“像王瑞勤家这种情况,就符合申请低保的要求。”听到“拆迁安置房和低保金二者择一”的理论后,于女士表示十分不解:“分安置房和申请低保金是两码事,怎么还能混到一起呢?”
 
 
三轮车有脚蹬没链条,蹬一下地挪动仅半米
 
【记者手记】
 
    从小金庄到兴福佳苑,记者一行驱车仅需不到10分钟,而王瑞勤骑三轮车却用了足有40分钟。
 
    记者注意到,王瑞勤一步一挪,每蹬一下地,车子仅前行不足半米。记者看王瑞勤走得艰难,本想帮他骑三轮车回家,却发现这辆三轮车有脚蹬没链条,只能蹬着地前进。
 
    来到兴福佳苑时,记者吃了一惊,因为这个小区从外观看跟高档小区别无二致:楼层低的18层,高的30层,装修现代,绿化精美,环境幽雅。如果不是王瑞勤带记者前往,很难想象眼前这对衣衫褴褛的母子会住在这样一个气派的小区。
 
    记者从小区门口买了雪糕送给王瑞勤母子。接过雪糕后,王瑞勤先递到母亲手中。看母亲吃得满嘴都是,他又爱怜地亲自喂母亲吃。
 
    早在七年前,王瑞勤还琢磨着娶个善良体贴的媳妇,照顾他和母亲的生活,可随着年龄一天天增长,年近50岁、几乎一穷二白的他已经不再有这样的奢望。
 
    王瑞勤说,他现在住的是母亲的房子,自己日后兴许还能分到一套6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但目前最缺乏的还是稳定的生活来源,每次交水电费时都让他倍感头疼。
 
    记者注意到,在王瑞勤母亲的家里,墙上贴着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伟人照。他说,看着墙上这些画,心里就感觉踏实了。
 
    记者从邻居口中得知,王瑞勤每次捡废品攒下点钱,就给母亲买点好东西,虽然花钱不多,但儿子的一片孝心全部包含在里面了。
 
    从兴福佳苑回单位的路上,王瑞勤照料母亲的场景不停在记者脑海中闪现,凝望母亲时那温柔的眼神也一次次打动着记者的心灵。
 

 

 

独腿孝子王瑞勤
 
  •     2008年10月,给妈买山楂。
  •  
  •     2008年10月26日,争取给妈买鸡腿,6元一个。
  •  
  •     2008年11月起,每天给妈灌三个热水瓶。
  •  
  •     2008年11月16日,给妈买两个鸡腿。
  •  
  •     2009年清明,买梧桐树苗。
  •  
  •     2009年五一,争取给妈买电风扇一台。
  •  
  •     房屋中间门口,严禁放拐杖及暖水瓶,防止把妈绊倒了……
 
    这些“备忘录”,是我们在王瑞勤的日记本里看到的。
 
    在济南市段店镇彭庄一带,提起王瑞勤,人们都知道他是村里有名的大孝子。二十年来,看着亲人们一个个相继离去,家徒四壁,只有一条腿的他,靠捡废品为生,尽管生活艰难,但他几十年如一日,尽心尽力孝敬母亲,用他孱弱的身躯、善良的心灵和刚强的意志演绎着一个感人至深的孝行故事。
 
 
他经历了人间最残酷的磨难
 
    20几年前,这还是一个有着三兄弟的幸福之家,王瑞勤排行老二。全家人守着几十亩薄田,虽然生活算不上富裕,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
 
    那时候,王瑞勤的哥哥一心想把生活过得更好一点,看着家里有剩余劳动力,就决定出去找点活干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承包了给省城某医院烧锅炉的活儿。当时,这个活儿对于农村人来说,是一个不错的营生,算下来,每年可以有几千元的收入。正当全家人满心欢喜,     以为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的时候,却没想到,灾难正向这个家庭步步逼来。
 
    那天,王瑞勤的哥哥和弟弟正在烧锅炉,哥哥发现煤的漏斗不往下漏煤了,“炭结住了”,他爬上漏斗,准备用铁钩子捅开,事故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——王瑞勤的哥哥掉进了漏斗,被煤湮没。王瑞勤的哥哥就这样结束了年轻的生命。
 
    父亲得知这一噩耗后,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,一病不起。母亲患了脑血栓,因没能完全治愈,留下了口齿不清的后遗症,走路也很困难。受到巨大打击的王瑞勤整天精神恍惚。一天,王瑞勤骑自行车过铁路口时,一时失神,被飞驰而来的火车撞得飞了出去,经抢救,虽然保住了性命,却永远失去了左腿。更加不幸的是,王瑞勤出院后,妻子决然地选择了离婚。
 
    王瑞勤就这样拖着一条腿,照顾着病重在床的父亲,行动困难的母亲。为了能给弟弟一个好的前程,他又千方百计托人把弟弟送进部队当了兵。弟弟当兵期间,父亲撒手人寰,撇下了孤儿寡母。
 
那时的王瑞勤,只想着能够照顾好母亲,给弟弟成全一个好的家庭。于是在弟弟退伍后,他张罗着给弟弟娶了媳妇。就在全家人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的时候,不幸接踵而至,弟弟在与妻子吵架后,一时想不开,赌气喝下农药,最终抢救无效,撒手而去。
 
    本来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,只剩下了王瑞勤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。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一次,就在王瑞勤陪母亲去基督教堂聚会的时候,灶膛里残留的火星点燃了柴火,家里燃起了大火。待母子二人从教堂赶回去的时候,房子已经被烧得精光。
 
    大火无情,人间有爱。村里给他们母子腾出了一间房并送来了生活必需品,教会的会友给他们送了衣服还有100元钱。几乎绝望的王瑞勤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:他要靠自己的劳动,和母亲活下去,好好活下去。
 
 
    “俺只想养活养好俺妈”
 
    为了照顾好母亲,一条腿的王瑞勤开始捡废品。他每天推着三轮车,奔波于济南的各个角落。他的遭遇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,一些好心人在佩服他的同时,总是尽量帮助他,把家里的酒瓶子、易拉罐、废纸箱之类的免费送给他,有时候去废品收购站卖废品,“该找给人家个三毛五毛的,人家也不要了。”还有一些饭店的老板,时常将一些客人基本没动过的饭菜,打包让他带回家。
 
    2005年初,王瑞勤母子作为槐荫区行政管理局的帮扶对象,在他原来被烧掉的房子地基上,盖起了三间漂亮的砖瓦房。王瑞勤和母亲终于搬进了新家。
 
    在他的院落里,记者看到,堆满了酒瓶、易拉罐、废纸箱等废品。“捡上两三天,攒得多点了就去卖。一次能卖个十块、八块的。”王瑞勤告诉记者。就算每次只卖十来块钱,他也不忘给母亲买鸡腿、包子回来。
 
    记者见到他时,他从三轮车上卸下捡来的废品,然后从一个破旧的黑包里拿出一袋包子,“这是给俺妈买的。俺妈就愿意吃肉包子,俺从不给她买素馅的。”
 
    王瑞勤的母亲虽然行动不方便,但是头脑清晰,“一点都不糊涂”。“俺儿疼俺。我没牙了,咬不动硬的东西,他就给俺买软面的馒头或包子吃,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呢!”老太太满脸的笑容里透着满足。
 
    老太太喜欢喝茶,王瑞勤就把捡来的茶叶泡给母亲喝,还给母亲讲喝茶的好处;老太太喜欢吃水果,王瑞勤就把好心人给送来的苹果、梨等削成小片,这样母亲吃的时候就不费劲了;老太太喜欢吃水饺,碰上雨天不能出去捡废品的时候,他就给母亲包水饺,改善一下生活。
 
 
    王瑞勤的母亲告诉记者,儿子离不开她,她也离不开儿子。
 
    尽管拖着一条腿,但是王瑞勤告诉记者,他从来不觉得累。“现在俺挺知足,就是想着养好俺妈就行了。俺妈有时候还帮俺干活,做饭的时候给看着壶看着锅啥的。还帮着剪那些旧电线。”那些电线是王瑞勤捡来的,只有把外面的皮扒掉,才能卖给废品收购站。不过王瑞勤说,他外出的时候,母亲一个人在家,他总是不放心,怕母亲不小心伤着自己。
 
    “给你看看俺写的日记吧!”说着,他从一个木橱里拿出一个用白色塑料袋包着的小本,上面是王瑞勤的日记。说是日记,记者看了之后不觉一阵心酸和敬佩。隽秀的小字,密密麻麻,承载的全是对母亲的爱。什么时候给母亲买鸡腿,什么时候给母亲买山楂,什么时候给母亲置办一台电风扇,都在王瑞勤的计划之中。
 
    “我现在攒够给俺妈买电风扇的钱了。天越来越热了,不能让俺妈热着。”
 
 
    “能让邻居吃上俺娘俩种的菜,权当报恩了”
 
    自王瑞勤家遭遇变故以来,没少得到好心人的帮助。村里每月给王瑞勤的母亲100元的生活费,每年14袋面粉。周围的好心人也不时给他们送油盐酱醋和衣物等。在王瑞勤眼里,每一个给他帮助的人,都是他的大恩人。
 
    他初中的班主任赵老师,就是一直让王瑞勤念念不忘的人。赵老师从知道王瑞勤的遭遇之后,先是帮他联系房子,又帮他联系媒体进行救助,还时不时地来家里看看老人家,带点吃的喝的过来。“以后俺有机会了,一定要好好谢谢赵老师。”
 
    在王瑞勤的院子里,有一个小菜园,里面种着黄瓜、西红柿、丝瓜等。这是王瑞勤闲暇时间种的。“俺自己种点菜,就能让俺妈常常吃上新鲜菜了。”
 
    知恩图报的王瑞勤还有一个愿望。“隔壁邻居家的儿子要娶媳妇了,希望他们家办喜事的时候,能吃上俺娘俩种的菜,也算是俺报恩了。”
 
 
    心存希望,苦也是甜
 
    王瑞勤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。家里的水桶是他用捡来的废品做的,家里的锅是用捡来的塑料桶盖做的,上面的抓手是用捡来的电灯泡制成的。在王瑞勤看来,只要还能利用的东西,就要变废为宝。他有修鞋和修车的手艺,“都是我自己跟人家学的”。
 
    爱看书的王瑞勤还是一个高中生。他小心翼翼地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本书,是一本关于孝道的。王瑞勤告诉记者,自己没事的时候喜欢看看书,写写日记。
 
    谈及未来,王瑞勤一脸憧憬。“等我们庄里集体搬迁之后,我就在家门口摆个摊,给人家修车。既不用整天跑着出去捡废品,还能在家里照顾一下俺妈”,他边说边指指放在床上的两个扳手,“这是俺花三十块钱新买的,人家少要了不少钱呢!他们都是好心人。”
 
   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,王瑞勤告诉记者,一会要带母亲去理发,下午去教堂参加聚会,“俺妈会唱教会的歌,可好听呢!”王瑞勤蹲在母亲跟前笑着,幸福地像个孩子。 

 

 

总有一种平凡让我们泪流满面!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些平凡人的不平凡!
 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非常赞同 若有所悟 一般般啦 十分愤怒 嘿嘿搞笑 十分感动 感觉不错 是真的吗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品味吧推荐图文小故事

折翼天使李应霞-梦想,在路上-感人励志视频_励志小视频